專訪海航資本CEO金川:用“中國視角”規劃對外投資

來源: 中國網 2018-03-16

日前,海航資本獲得英國《世界金融》雜志頒發的“2018最佳公司治理獎(Best Corporate Governance)”。該獎項發起于2010年,在業内具有較高影響力。基于對海航資本在金融領域及公司治理方面的認可,《世界金融》雜志對海航資本CEO金川進行了專訪。以下為中文翻譯稿,英文原稿刊載于《世界金融》2018年春季刊。

随着全球經濟回暖以及“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新一輪的海外投資熱潮全面複蘇,中國企業的對外投資也有了新發展,對外投資策略逐步回歸理性,投資質量和效益進一步提升,投資結構更加優化。2017年全年,中國企業對“一帶一路”沿線的59個國家和地區新增投資共計143.6億美元,占同期總額的12%,同比增加3.5個百分點。

緊跟國家“走出去”戰略和“一帶一路”倡議,海航資本積極布局海外。海航資本CEO金川在接受《世界金融》關于未來投資計劃及國際化進程采訪時指出,“随着市場一體化和全球化的不斷增強,海航資本将繼續關注在銀行、對沖基金以及的資産管理公司等領域具有潛在收購及戰略合作關系的對象。”

以下為采訪實錄:

記者:海航資本在進行國際投資之前,會從哪幾方面對海外市場進行調研?

金川:投資之前,海航資本會對市場進行全面的調查和分析,排除任何與境外投資有關的潛在風險。公司将權衡經濟、行業、社會、環境等風險,力求在廣度和深度上對投資市場進行全方位了解。

記者:相比新興市場,發達國家是否更容易吸引國際投資?如果是,有哪些具體表現?

金川:發達國家市場确實很有吸引力。相比新興市場,發達市場的投資回報率(ROI)波動較小,發達國家公司治理結構更強大,業務也更國際化,這些因素在決定投資去向時發揮着決定性的作用。盡管海航資本尚未投資新興市場,但這些市場的潛力不容忽視,一旦有好的機會,海航資本将果斷行動,進行盡職調查,嚴格評估,從而确認投資與否。

記者:海航資本如何遴選出最具投資價值的企業?您如何發現這些投資機遇?

金川:海航資本利用“中國視角”來引領或是規劃對外投資。具體來說,當前中國經濟已經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推動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将是工作重點,因此,海外投資不再是簡單的企業“走出去”,而應更多和中國的經濟結構轉型聯系在一起。通過對外投資實現資源整合,促使外部資源和國内經濟進行有機的互動和結合,從而推動國内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因此,海航資本在選擇投資企業的時候,首要前提就是符合國家政策以及經濟轉型的發展要求。

投資機遇不難發現,難的是發現之後如何把握機遇。随着我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給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各領域和行業帶來了巨大的發展機遇,海航資本也将結合企業自身發展策略,與沿線國家及地區、企業進行積極合作,通過優勢互補、形成合力,實現互利共赢。

記者:海航資本對海外公司的投後管理策略是什麼?您能分享自己的經驗嗎?

金川:海航資本的并購戰略一直是協同運營。我們在投資過程中并非僅追求短期收益,而是更注重投資那些成熟的,具有長期發展潛力和未來價值的公司,從而使我們的服務和産品多元化,商業生态系統更加完善,在新的市場獲得更高增長率,利用規模經濟提高成本效益和盈利能力。例如,海航資本控股的上市公司渤海金控以Seaco為主體整合Cronos之後,旗下集裝箱租賃業務的出租率提升至 96.7%,均高于Seaco和Cronos的單獨平均利用率。

海航資本理解中西企業文化差異,尊重當地企業的經營方式,實施跨文化管理,盡量避免通過重大制度改革來重組機構,但是會委派高層管理團隊到被收購公司,促進文化整合和管理溝通,以保證海航資本與被收購公司的目标和願景是高度契合的。渤海金控在收購Avolon,Seaco和 Cronos等公司後,仍賦予被收購公司一定的獨立自主權,允許企業高層用自己的方式管理其合夥公司,使母公司與下屬企業之間形成全新的協同效應,從而達成互惠共赢的支持架構。